旒0_0漪

【吴叶/all叶】明天的我 1~10

春酒:

*我觉得我这篇能写完所以捞出来先填一些!!但是感觉文风十分混乱所以拜托大家多多给感想_(:з」∠)_ 有什么建议和BUG请毫不大意地!


*之前的更新……虽然给了链接然而因为时隔太久估计没人记得了所以这里还是从头发了一遍啦XD


-------------------------


  1


  对于职业选手们来说,账号卡出现在现实中是件平常的事。


  领奖台上总是一排站着职业选手,身后一排是身高普遍高于操作者们的账号卡。比起前面清一色的朴素队服,账号卡们可就好看多了,个个长相出色穿着酷炫,挥着武器摆造型,总是能把颁奖仪式给办成T台走秀。


  而在外表之下,职业选手们对自家和别家账号卡性格的八卦也向来是无止境的。


  在广大只能望洋兴叹的普通玩家们眼中,账号卡总是会和职业选手划上等号。其实不然。账号卡的性格和他们的出现时机一样难以捉摸。


  有的跟操作者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譬如大漠孤烟,和韩文清站在一块儿的时候简直可以光靠脸就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前者甚至凭借货真价实的杀气更甚一筹;而夜雨声烦闭嘴的时候是个高冷的剑客,一开口就能让文字泡实体化,卡和文字泡都一路跟着黄少天跑,让剑圣本人都不得不甘拜下风。


  而更多的账号卡,却是和操作者的性格大相径庭,换过操作者的尤甚。若是实情曝光,绝对会令无数粉丝心碎的个中翘楚,莫过于轮回的一枪穿云与蓝雨的索克萨尔。


  一枪穿云本来是个沉默安静的美男子,自从被周泽楷接手后,像是一瞬之间大彻大悟,总算是明白过来自己竟然如此英俊。从此每个月都会不定时出现在轮回俱乐部里,把自家操作者当成了魔镜。据不可靠小道消息传说,每到这种时候,戳一下轮回队长就能够得到条件反射的“你最帅”作为回答,致使队员们乐此不疲——最终统统被经理罚去加倍训练。


  至于索克萨尔,虽说远远不及他的第一任操作者那般没下限,但性格上依旧和喻文州本人相差甚远。每次决赛后必然会雷打不动地出现在反省会上,十分嘴贱地感慨一番自家操作者的手速——然后被夜雨声烦以下欺上追着打。在技能全是特效、体力才是王道的现实世界中,剑客一个看不过眼就把法师按着揍,这实在是凡人无法阻止的事。


  画面太美,黄少天表示他都不敢看。


  喻文州:呵:)




  


  2.


  只是像这两位出现频繁的毕竟还是少数。大多数账号卡还是觉得荣耀世界更广阔自在,到了现实连个技能都用不上,有什么意思啊。


  这倒是凸显的嘉世的一叶之秋一枝独秀了。


  前三个赛季嘉世夺冠的奖状,那可都是一叶之秋一手拎着却邪,一手替他操作者领走的。他也常常承担着转移火力,掩护叶秋突围的重大任务。通常是记者们正想着账号卡不能离操作者太远而围着一叶之秋四下张望找不着人的时候,再一回头,“咻”一下,一叶之秋已经消失了——很明显,叶秋这会儿早就跑得没影儿了。至于一叶之秋?谁知道他是瞬移回叶秋身边,还是径直回荣耀大陆去了啊。


  而在嘉世队内,一叶之秋的存在感堪称仅仅次于他们队长本人。虽说偶尔说话不留情面,叶修——那时候还叫叶秋——向来也算是温和耐心的。而一叶之秋的性格和叶秋并不像,倒是和不明真相的群众们脑补的斗神相差不远。总是手执却邪站在他身后,跟个保镖似的。沉默、肃杀,眼神瞥过来的时候还带着从Boss中沐血而来的杀气,像是下一刻就要一记龙牙刺出似的。


  虽然账号卡没法实际地攻击人类,这架势也足以让人胆战心惊了。


  后来又多了个沐雨橙风。女枪炮师是不像一叶之秋那般天天跟在操作者身后,反而是天天飞炮飞枪在俱乐部里兴致高昂地飞来飞去,虽说炮火都是特效,却也是对俱乐部众人的心理造成了另一层面的伤害。


  最终两个账号卡都被叶秋给关进了小黑屋,言语上的。叶秋严词批评一叶之秋:“你就不能跟我学学,啊?暴力能服众吗?回荣耀去让夜雨声烦给你念五十遍荣耀账号卡守则,不许揍他——也不许伙同索克萨尔揍他。”


  “至于沐雨……”沐雨橙风跟苏沐橙同时偏头看他,两张看起来区别不大的脸端的是一个无辜天真。叶秋一个卡壳,转头对一叶之秋说:“看着她。”


  一叶之秋无语地看了自家操作者一眼,却邪出其不意直接刺出。叶秋和苏沐橙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一叶之秋径直挑翻了沐雨橙风,在沐雨橙风尖叫着一炮轰过来之前迎上伤害为0的炮火,一矛戳进手炮和账号卡的缝隙之间,也不知道使了个什么力,就把还在发大招的沐雨橙风给挑在了矛尖。


  叶秋和苏沐橙:“……”


  “一叶之秋等回荣耀大陆了我要你好看——!!”沐雨橙风全然没有平日里的甜美可爱(自以为),撕心裂肺地喊着,简直像是恨不得把一叶之秋给碎尸万段了似的。


  一叶之秋看了叶秋一眼,再抬头看了看兀自挣扎的沐雨橙风,十分冷静地说:“行,我看着她。”


  下一刻就带着沐雨橙风消失了。


  苏沐橙进了联盟之后才头一次见到这个自己命名的角色,那会儿还跟一叶之秋不算熟。平日里只听人传言说一叶之秋是个纯粹的暴力dps,她还只是得意洋洋地心想不愧是叶秋的角色。


  转眼自己面前就上演了一幕恶龙抓公主的好戏。


  苏沐橙迷茫地看向叶秋,叶秋反而是摇头笑了,说:“没事儿。一叶知道分寸。”


  叶秋说没事,那就是没事。更何况苏沐橙自己也很明白,比起自己,沐雨橙风的性格倒是更偏向于自家哥哥。再说了,这荣耀大陆上任哪两个账号卡反目成仇,都不可能是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


  她跟着叶秋往训练室走,走着走着还是忍不住问:“他们两个要是真回去打起来了怎么办呀?”


  “打就打呗。”叶秋漫不经心地回答,“他们两个不去联手揍夜雨我就谢天谢地了。”


  一叶之秋和夜雨声烦早在操作者见面之前就认识了,据说是索克萨尔介绍的,没叶秋什么事儿。以至于叶秋跟黄少天头一回见面的时候,发现这个小年轻用一种复杂的仇视眼光看着他,他正莫名其妙,就遭遇了一连串毫不留情的文字泡攻击。


  简而言之就是,一叶之秋揍夜雨声烦的份儿,他黄少天一定要在赛场上全部讨回来。


  叶秋回去之后对一叶之秋说:“揍,使劲揍,男人嘛,就是要揍得他说不出话来。索克萨尔是个好同志,跨越战队的屏障,跟他结成同盟不是挺好的嘛。”


  听叶秋追忆往昔的苏沐橙:“……还是因为你啊!”




  


  3.


  谁揍谁不是重点,这时候不是。


  总而言之,一个战队里有一两个经常出没的账号卡已经算是难得,之于嘉世,见识过了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新队员们倒是对账号卡的出现没太大期盼。


  郭阳上一次见到气冲云水,还是在他从吴雪峰手中接过账号卡的时候。气冲云水站在自己的操作者——前任——身边,什么也没说,只是盯着代表自己的卡片。


  那时候吴雪峰说了什么来着……哦对,他把账号卡递给郭阳,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说:“以后就交给你了,加油吧。”


  说完又对气冲云水点头微笑:“你也是。”


  郭阳记得自己当时太过激动,磕磕巴巴地道了谢,有些紧张地向气冲云水伸出手。气冲云水稍一迟疑,伸出不带人类体温的手,和他轻轻握了下。郭阳虽然经常见到叶秋和一叶之秋在训练营里来去,这却是头一次真实地触碰到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更何况,从此,这就是属于他的了。


  那时候堪堪二十出头的叶秋和一叶之秋走过来,各自拥抱了一下。看不出多大的伤感,只是两个操作者以一种多年老友的姿态开了开玩笑,也就如此挥手告别。


  和吴雪峰。


  吴雪峰转身离开,叶秋送他出门。一叶之秋没有跟上去,只是和气冲云水站在一起,就如同之前每次并肩站在冠军的领奖台上一般。


  郭阳一个人站在旁边,两个账号卡都没看他,这会儿他倒像是个局外人似的。不过当时的他还处于兴奋之中,没太在意细节,只是听一叶之秋对气冲云水说:“他走了。”


  气冲云水嗯了声,停顿了一下,说:“我还在。”


  而他在那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账号卡出不出现,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毕竟他们既不会给予操作者什么指导,本质上也不过只是游戏中的一串数据。


  郭阳度过了一阵子睡着醒着都捏着账号卡期待气冲云水出现的日子,后来见到队友们都不在乎,也就收起了那份期待,转而专心致志地进行着自己的训练。


  那之后,台上台下、有人没人的时候,站在一叶之秋身边的也就不再是偶尔才会出现的气冲云水,成了明显喜欢现实超过荣耀大陆的沐雨橙风。这个女性角色在不用飞炮飞来飞去的时候,和一叶之秋站在一块儿倒也是显得赏心悦目。甚至有不怕死的人凑上去和两个账号卡搭讪,问他们两个是不是一对儿。


  沐雨橙风哈哈大笑,一叶之秋冷着脸,像是对方再多问一句,却邪就能凭他的意志化为实体似的。


  那会儿比赛刚刚结束,跟着操作者跑来嘉世俱乐部串门的夜雨声烦见状撇了撇嘴,紧接着就一时不察被一叶之秋挑飞了。


  “一叶你这个暴力狂我还什么都没说啊——!”


  黄少天和叶秋都远远听见了夜雨声烦的惨叫。


  “喂喂,你倒是管管你家账号卡啊。”话虽说着,黄少天的表情一点都不带疼惜的,反而是多了份幸灾乐祸。


  叶秋看都没看继续上演着的全武行,反正也破坏不到现实世界。他喊了声:“——沐雨。”


  “哎!”


  沐雨橙风兴冲冲地拎着手炮就冲了上去,想了想飞炮只是特效没法攻击,干净利落地把武器当成了板砖。


  冲向夜雨声烦。


  这场面……不堪入目。


  风水轮流转啊。






  4.


  单单从账号卡们在现实中相见的情景中,就可以大致看出账号卡们的亲疏和操作者之间的关系基本上相关联……基本上。


  像是夜雨声烦总是和索克萨尔一叶之秋打架这种事,姑且可以当做是允许暴力的荣耀大陆中关系好的一种表现;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则是相看生厌,每次在赛场上见面的时候都是你哼两声我绝对不哼一声。


  这种行为当然被沉着冷静的韩大神和叶大神统一评价为:幼稚。


  后者得到两个账号卡齐刷刷的侧目。


  叶秋无语,痛心疾首:“一叶你可是纯爷们,胳膊肘朝外拐算怎么回事啊!”


  一叶之秋十分冷静:“纯爷们,实事求是。”


  叶秋:“……”


  霸图的队员每到这时候,向来是不吝于借机嘲笑叶秋一番的。账号卡们可不一样,向来是不屑于一切除了战术之外的装冷静玩猥琐口头嘲弄。操作者们在战场上拼杀,他们就迅速回荣耀大陆PVP。等到比赛结束时,出来列队握手的选手们往往会惊恐地发现实体的账号卡们也出现了肉眼可见的血量下降——不要问是怎么看出来的,这是选手和账号卡之间的心有灵犀。


  霸图和嘉世的账号卡对决向来是不带治疗玩的。不然等比赛都结束了,两边还要再打上个荣耀时三天三夜不可。也就这会儿趁着观众没注意到,两个牧师偷偷摸摸给账号卡们回个血,缓和一下队友本来就苍白如今已然惨白的脸色,然后对望一眼,穿越战队的阻隔建立了深厚的友情……没有哲学符号的那种。即使在石不转换了操作者,回云去了雷霆之后,这份惺惺相惜的友情也没变过。


  这种跨越战队和操作者的友谊在账号卡中间虽然算少见,也不光他俩独一对。


  像是叶秋或者说叶修,和张益玮周泽楷自然都打过交道的,但交情也不怎么深。然而高贵冷没有艳、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暴力狂一叶之秋,跟沉迷于自己的美貌、闲来无事就满大陆游荡的美男子一枪穿云却好得跟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似的,携手横行荣耀大陆,一方比赛输了就联手去揍敌方大将什么的,太常见了。


  如果是轮回对上嘉世?打完之后两张卡继续和和美美地回荣耀大陆上联手虐BOSS去了,气得试图看热闹(顺便浑水摸鱼插上一剑)的围(ye)观(yu)群(sheng)众(fan)差点没咬碎一口牙——但是,谁管他呀。


  直到后来一叶之秋转会轮回,职业圈震动,账号卡们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此处应有[冷漠.jpg]。


  废话,都被联手打了好几年了,还要有什么反应?至于那之后又引发的世界级荣耀大战,就是各种原因的后话了。


    而一叶之秋最好的朋友,并不是一枪穿云,也不是公认的官配沐雨橙风,更不可能跟荣耀大陆八卦日报上所写的一样,是“相爱相杀”的大漠孤烟。


  就连两个操作者们约莫也不知道的,一叶之秋最好的朋友是气冲云水。


  气冲云水。


  在吴雪峰时期,这个气功师就和操作者一样不显山不露水。吴雪峰尚且有明眼人能看出来他在队伍中的价值,气冲云水却是深得他的职业之道似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和现实不尽相同,强者为尊的荣耀大陆向来是更为看重个人战力的。一叶之秋作为荣耀大陆的顶尖战力、第一人的存在,名字可是被长久挂在账号卡荣誉榜上的。而气冲云水则不然,在很久以前,还没有荣耀联盟的时候,他是进入过荣誉榜的。而在联盟建成、最初一批账号卡陆续被封神、转生、沉睡之后,他的名字却是彻底地消失在了那张金光璀璨的榜单上。


  吴雪峰离开之后,八卦日报的记者本来想搞个大新闻。他千辛万苦地采访了一干嘉世的老账号卡,这群天天骂自家年轻操作者的老前辈们对资格远比自己要大的气冲云水倒是颇为众口一致:“气冲云水?好人啊,我刚醒的时候教了我不少东西。”“没见过他这样跟操作者性格几乎一样的,想当年还没进联盟的时候我们相依为命,多亏了队长和云水大哥啊!”“那群蠢货居然敢说我们吴哥和云水没用?本大爷来教教这群傻X今天荣耀大陆的太阳为什么这么红!”


  记者头晕脑胀地听了一堆,小心翼翼地问:“照各位的意思,气冲云水前辈应该也挺厉害?那他为什么不在荣誉榜上?”


  “他不在乎。”


  就在一众老将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一叶之秋平平淡淡地说。


  “一叶大神!您什么时候来的!”


  记者喜出望外。虽说一叶之秋没现实中的叶秋那样难采访,但也只是难度从100下降到了95而已。所以本来除气冲云水之外的首选采访对象应该是这位,记者倒是早就机智地把一叶之秋的名字从名单上划去了。这会儿居然见着了真卡,可不是激动到难以自抑?


  他倒是没注意到其他前辈们一见着一叶之秋,顿时四散逃跑了——估计就算注意到了,此时的他也是满心系在眼前这位身上,哪会去在乎别的卡。只是他注定一腔热血都洒在冰块上,一叶之秋冷漠地说:“路过。”


  “呃……”记者一时卡壳,紧接着锲而不舍,“那您能跟我说说您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吗?”


  “字面意思。”


  丢下四个字,一叶之秋速度极快地离开。沐雨橙风紧跟着“路过”,倒是善解人意地拍了拍记者的肩头,笑眯眯地说:“云水哥是个好人,不许小瞧他哦。”说完也就追着一叶之秋的身影跑远了,留下一个记者风中凌乱:然后呢?!


  大新闻没搞出来,连正主都没见着。满脑子堆着疑问却没人解答的记者只能一脸苦逼,绞尽脑汁写了篇报道出来,很是深情地追忆了一番气冲云水和吴雪峰从第一区开放至今的历程。虽说夹杂了不少胡编乱造,但是胜在此人文笔甚好,倒也是博得了一些象征性的掌声。


  


  一叶之秋找到气冲云水的时候,这位总是闲云野鹤的气功师正站在悬崖边,迎着微风专心致志地打太极拳。


  外人眼中的暴力狂,这会儿倒是极为耐心地等在他身后。直到气冲云水收拳之后长呼一口气,回过头来见到他,点头道:“你来了。”他挥挥手,从储物格中取出小桌、茶具、茶叶和泉水,盘腿坐下,伸手说:“请。”


  一叶之秋无奈,说:“下回我一定得教会沐雨不可。”说着,他已经娴熟地倒茶泡茶,一气呵成,竟是很不符合自己画风地泡了两杯茶出来。


  气冲云水哈哈一笑:“沐雨哪里有耐性学这个?你要不是天生就会,你也不可能学吧。”


  一叶之秋难得露出了苦闷之色:“我可不想天生就会这个……”


  他会泡茶,荣耀大陆中估计也就气冲云水和沐雨橙风知道。其他人若是听说了,怕也只会当作是一个蹩脚的笑话。然而正如气冲云水所说,这事儿,一叶之秋“天生就会”。也就是说,在一叶之秋刚刚诞生于荣耀大陆上的时候,与生俱来的并不仅仅是拼杀到顶端的本能,还有这种几乎无用的技能。他为此茫然了许久,直到进入联盟后能出现在现实中,他才有机会去问叶秋。叶秋一听怔了怔,随即笑了个半死,一边拍着大腿一边笑着说:“挺好啊,以后你就给他们泡泡茶弹弹琴呗。”


  一叶之秋差点没一战矛把叶秋给戳个对穿——他真这样做了,只可惜战矛根本没法碰到实体,倒是把听到笑声进屋的吴雪峰和气冲云水给吓了一跳。


  斗神自然不可能屈尊去给队友们泡茶弹琴,只是偶尔倒也不吝于跟气冲云水在某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泡上一壶茶,闲聊一二。


  这会儿他在气冲云水对面盘腿坐下,没取自己那杯茶,只是问了句:“你看了这期日报了吗?”


  气冲云水低头抿了一口茶,笑笑:“随意瞥了几眼。写得不错。”


  一叶之秋张口,踌躇一番,还是也跟着喝了口茶,这才说:“现在就剩下我了。”


  气冲云水顿了顿,说:“是啊……只有你了。”他侧耳,出神地听着风声,许久才说,“你知道么,一叶,我很多时候总觉得我就是吴雪峰……所以有时候,我很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


  若是旁人,一叶之秋能够轻易猜出他们的回答:有个大神级别的操作者、有位居大陆前列的城池、有第一人的名号、有沐雨橙风在自己身边……


  但是气冲云水不会说这些。


  这个从模样到性格几乎和吴雪峰一模一样的账号卡,似乎总是不在意荣耀大陆的一切。他听着风声的时候,也像是在听着很遥远、很遥远的声音。有时候,一叶之秋甚至不太能分清,自己是在荣耀大陆里和气冲云水对话,还是在现实中,听着吴雪峰和自己、和叶秋说话。


  他会羡慕自己什么?


  一叶之秋没有答案。


  “羡慕你什么?”


  气冲云水反问,却也不是让一叶之秋告诉自己。  


  他举起茶杯,说:“我羡慕你,有这杯茶。”


  


5.  


  一叶之秋总是搞不懂气冲云水。


  他跟沐雨橙风和一枪穿云说的时候,前者一脸的若有所思,后者也想不明白,举起不知道从哪里抢来的盾牌当镜子,照了照,问:“我帅吗?”


  一叶之秋二话不说决定先跟这货干上一架以泄心头之纳闷。


  郭阳也搞不懂气冲云水。


  但他没处说,也没人能PK。


  现实总是如此悲惨。


  他想。


  尤其在他接手气冲云水之后,苏沐橙接替吴雪峰,成为站在叶秋身边的人。在赛场上,原本就不起眼的气冲云水依旧能够得到对手们战略性的重视,而更多的焦点却是落在了新鲜出炉的最佳搭档身上: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


  但是,最佳搭档再红红火火,光芒四射,也没法掩饰嘉世一年比一年衰落的事实。


  郭阳并不觉得自己会跟那位前任的副队长一样重要,但他也难免会觉得不甘心。


  不甘心。不明白。不相信。


  直到他再次见到气冲云水,和其他已经很久没有现身的账号卡们一起,出现在了会议室里。


  一叶之秋一如既往地站在叶秋身边,但他的账号卡却已经被交在了另一个人手上。


  叶秋转头对一叶之秋笑笑,拍了拍比自己要高一截的肩膀,说:“以后,就交给你啦。”


  一叶之秋沉默。


  像是没有注意到一叶之秋的心情似的,叶秋扫视了会议室一圈,目光越过那些年轻的脸,又掠过早在联盟之初,就叽叽喳喳地出现在嘉世里的账号卡们。


  他挥挥拳头,就像是很久以前一样,笑道:“你们也是。”


  沐雨橙风眼泪汪汪地和苏沐橙一起跟在叶秋身后往俱乐部门外走去,没等其他队员再多看几眼账号卡,这群账号卡却是成群结队也跟着往外跑。孙翔之前在越云也经常见到账号卡,这会儿倒是没太意外,看了看一叶之秋,奇怪:“怎么他们都去了,你不去?你讨厌叶秋?”


  一旁的经理:“……”他深知一叶之秋的性子,深怕这位大神二话不说一战矛戳孙翔脸上去。虽然不会有伤害,但是让孙翔有心结可就不好了。


  一叶之秋没说什么,战矛也好端端地背着。他回过头来,又仔仔细细地看了眼这个会议室,然后往外迈步。


  身后是经理和嘉世队员们在讨好孙翔,他不想听。


  他往前走。


  


  但是他并没有走太远。


  一干账号卡跟着叶秋走到俱乐部门口,叶秋径直往外走,苏沐橙和沐雨橙风忍不住多走了几步,而其他账号卡却只能停在门口那堵看不见的空气墙之后。


  他们不能再出去了。


  他们的操作者在这里,他们的实体在这里,他们在这里。


  叶秋不住地回身朝他们挥手,他只说了八个字:“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即使在自己的第一任操作者离开的时候,也依旧是骂骂咧咧、一副恨铁不成钢模样的账号卡们,这时候却是抹起了眼泪,也不知道是谁带着哭腔大喊了一声:“队长!”


  “队长!”


  “队长!回来串门啊!”


  “队长!!记得找张卡给我们捎话啊!”


  “队长!你怎么也走了……”


   一叶之秋站在他们身后,默默地看着这群相貌出众,却喊到鼻涕眼泪一起流,毫无形象的同伴们。气冲云水站在最前方,什么都没有说,什么泪都没有流。他只是和他们一起,看着叶秋在风雪中一路走到消失。


  风雪好大啊。


  


6.  将哭个不停的苏沐橙送回宿舍,账号卡们回了荣耀大陆。且不管其他卡抹干净眼泪就抄起武器打算杀去霸图一泄心头之恨,气冲云水依旧是平平静静地和一叶之秋、沐雨橙风站在嘉世的城墙上,面朝远方无尽的平原,说:“一叶,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刚来联盟的时候?”


  他记得。


  联盟刚刚起步的时候,气冲云水经常会跟在吴雪峰身后,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常常连表情都同步,在总是让嘉世众人恍惚的同时,也使得他们坚决无视一叶之秋和叶秋的差异,幻想着自己的账号卡会是什么样。以至于之后陆陆续续其他账号卡也现身之后,他们发现原来气冲云水这种才算是异类,天天被长得帅还武力值高的自家账号卡鄙视,一众二十来岁的“老将们”倒是和十八岁的年轻队长有了共同语言,同仇敌忾地要求气冲云水少现身最好,以免两个副队长站在一块儿,惹得全队上下都压力山大。


  吴雪峰和气冲云水都哭笑不得,心知这群老友只是随口说说。不过队里一忙起来,账号卡们总是出现在现实也并不太合适,渐渐的,也就只有一叶之秋才会固执地总是跟在叶秋身后,就像是小队长的守护神似的。虽然叶秋总是抱怨一叶之秋杀气太重,他宁愿气冲云水跟在自己身后,不过这种小小抱怨,自然总是被一叶之秋给强行忽视的。


  若是难得清闲,两人两卡常常会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聊聊现实和荣耀大陆。叶秋对一叶之秋的人际关系总是很感兴趣,常常会追着问他又干翻了谁,以便下回比赛时他自己能去嘲笑操作者。吴雪峰跟气冲云水总是安然地坐着,聊荣耀大陆的风景,聊之前比赛的问题,以及一些零碎琐事。


  气冲云水不在乎自己的操作者是否有名气,不在乎荣耀大陆里的嘉世城是否名列前茅,不在乎自己在荣誉榜上是否占有一席之地……


  “我突然明白一件事。”


  一叶之秋偏头看他:“什么?”


  气冲云水说:“你记得么,我之前跟你说,我总觉得我就是吴雪峰……他走的时候,我在想,我想怎么做?我该怎么做?但是……我能怎么做?”


  “如果吴雪峰在的话,他能够追出去,甚至一起走……不,如果他在的话,不会有今天。”


   “但是,我不是吴雪峰。”


  气冲云水的宽袍被猎猎的风吹起,他重复说着:“我不是。”


  “即使他回来。”


7.


  和所向披靡的自家操作者不同,君莫笑的苦逼卡生是从他复苏之后的第二天开始的。


  说是复苏,但作为一个1级号,前一个操作者几乎没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也许有,但是很快就没有了。


  他刚醒来的时候,就见到了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


  这也是他之前留下的那么一点点印记中有用的之二——知道这两张卡跟自己有血缘关系。他一激动,还没认亲呢,就见沐雨橙风笑眯眯地跟一叶之秋说:“杀吗?”


  君莫笑:“????”


  一叶之秋看了君莫笑一眼,淡淡地说:“虐菜有意义吗?”


  “但他可是叶修现在用的号哦?以后说不定会比你厉害呢。”


  君莫笑虽然还只是没有经过磨练的1级空号,但是本能地感受到了一叶之秋的杀气一闪而逝。然而一叶之秋真没杀他,杀气现了又隐,说:“说好了只是来看看。更何况,他又不仅仅是叶修现在的号,也是……他的号。”


  沐雨橙风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她揽住一叶之秋的胳膊,笑着向惊魂未定的君莫笑招招手:“你加油哦,记得别来嘉世哟。”


  君莫笑眼睁睁看着自家亲戚就这样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然后“唰”一下就飞走了。


  卡生真是悲哀。


  他暗自嘀咕了声,感应了一番自家操作者,心知在进入联盟前自己没法现身、也没法跟叶修联系,抱着“我家的操作者肯定能很快给我换上好装备”的极度信心,踏出了他的出生地。


  ……然而此时毫无江湖经验的他,并不知道荣耀大陆上有一个可怕的组织,叫做一叶之秋后援团。也不知道有个总是被大神嫌弃,但却是全大陆读者最多的报纸:荣耀八卦日报。


  当日头条:一叶之秋杀气四溢为哪般?


  于是,君莫笑只安稳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一醒,就发现自己站在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对面的照片已经流传在了整个荣耀大陆里。


  阅读量:>荣耀大陆总人口。


  君莫笑本来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翻了翻评论,顿时觉得就算是他两任操作者穿越来荣耀大陆、身处自个儿的境遇中,也不会感觉更好了:而且事情根本就是因为叶修而起的啊!!


  读者1:“嘤嘤嘤嘤我家一叶大神居然被叶秋那个渣男始乱终弃还找了新卡!”


  君莫笑:……等等真相不是这样的!


  读者2:“就算是叶修的账号卡,还不只是个菜鸟!同胞们,咱们上!为一叶大神报仇!”


  君莫笑:你们一叶大神都说了虐菜没意思,你们这是欺软怕硬!  


  ……


  …………


  夜雨声烦:“什么情况?叶修的新账号卡?现在还是菜鸟吧虐菜没意思,等以后这货跟一叶之秋那样强了我倒是能屈尊跟他PK一场。有仇的报仇啊,霸图百花的我就说你们呢。”


  百花缭乱:“滚你丫的,手段太低级了吧,怎么不让你们蓝雨的上?”


  大漠孤烟:“幼稚。”


  索克萨尔:“小的们,跟本大爷先去杀几次!咱们不怕虐菜!想想之前被一叶之秋杀过的仇!”


  风城烟雨:“索尔你跟一叶之秋不是好基友吗?一叶杀过你?你败率多少?”


  索克萨尔:“咳咳,我这是为我们大蓝雨消除一个隐患!”


  王不留行:“君莫笑应该也有叶秋的本能在,推荐去练手。”


  一枪穿云:“这种行为太不帅了……唉,我是不想动手,我家的小朋友们谁愿意去就去吧……” 


  扫地焚香:“练手这主意不错,下次遇见也可以随手杀一杀。”


  石不转:“……你们记得别跟自家操作者泄露这件事。”


  生灵灭:“我不过一天没看论坛?石不转+1,荣耀大陆的恩怨就在大陆里解决啊各位。” 




  君莫笑:杀我算是荣耀大陆的恩怨??那就别暴露什么“叶秋的本能”这种原因啊!


  卡生真是太悲哀了……


  


  叶修在网游里掀起腥风血雨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家账号卡早就被盯上,在荣耀大陆也(被迫)掀起了更大规模的腥风血雨。


  君莫笑咔咔掉又一个偷袭者,提着自己的伞,咬牙切齿地上网发帖:


  【荣耀大陆-蜘蛛洞穴】


  【标题:有一个全大陆最嘲讽的操作者是什么体验?】(new) (火)


  TAG:操作者 散人 


  


  A.要么自己死很多回,要么对手死很多回。


  B.我觉得换多少任操作者我的性格都不可能跟现在这货一样了


  C.希望我能早点突突突掉他。


  D.和一叶之秋。


  


  以下省略一万字。


  


8.


  君莫笑在杀和被杀中骂着叶修和一叶之秋,叶修本人毫无感觉,继续在网游里各种撩。至于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又在跟气冲云水喝茶。


  “听说最近那个……”气冲云水斟酌了一下,觉得一张首版卡还是不该被叫做年轻人或者小朋友,换了个词说,“新人,还在被追杀?”


  一叶之秋嗯了一声。


  “你不说句话?”


  一叶之秋反问:“说什么?”


  他是真觉得没什么好说的。虽然有些人是打着给他报仇,或是找他报仇的旗号去追杀君莫笑,他自个儿倒是毫无感觉。荣耀大陆没有真正的死亡一说,更何况那是叶修的账号卡。


  叶修的账号卡,要是能被杀怕了,那就是件可笑的事了。


  气冲云水笑笑,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很闲散地说:“你没怎么变。”


  一叶之秋一口气喝干茶水,望着杯底的碎末,说:“也许。又也许,明天我就不会泡茶了。谁知道呢。”他抬头,说,“你一直以来,也没有变。”


  “是吗?”


  气冲云水拿起茶壶,又给一叶之秋倒上一杯茶,说:“你知不知道,另一种转生的方法?真正的转生。”


  转生。


  在荣耀大陆中,通常是指操作者改变。对于大多数账号卡来说,这不过是意味着他们会在操作者改变之后睡上一觉,再醒来时,可能觉得自己改变了一些,又可能毫无变化。


  一叶之秋什么也没有说。


  气冲云水说:“你不问我是什么?”


  “我知道。”


  “忘记前一个操作者给自己留下的所有——情感、习惯和记忆,从头再来,从零开始。”气冲云水自顾自地说,“这个方法原本还是挺少用的,只是这些年,不管是联盟,还是普通人的账号卡,更换起来越来越频繁,很多卡没法承载太多,索性选择真正的转生,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


  “你觉得我跟叶修像吗?”一叶之秋没有接话,突然问。


  气冲云水一怔,说:“不像。”


  一叶之秋说:“我也觉得。明明我的首任操作者就是他,但是我跟他却一点都不像。但是你和吴雪峰……太像了。”


  气冲云水苦笑。不置可否。


  一叶之秋站起来。


  “他的开始是这里,他还会回来。他还会回来吗?”




9.


  他还会回来吗?


  除了气冲云水,没有人知道吴雪峰在离开之前,也曾经哭过。


  不是跟送别叶秋那些账号卡一样涕泗横流,吴雪峰只是在收拾好了自己的房间后,抬起头来看着柜子上最后一件没有收起来的摆设,静静地湿了眼眶。


  那相框是嘉世刚刚注册联盟时照的,包括陶轩在内的成员们凑在一起,笑得再春光灿烂不过。最中间正是叶秋和吴雪峰,正副队长勾肩搭背,还比划出了一个拙劣的心。


  吴雪峰说:“再见。”


  气冲云水说:“再见。有我。”


  “谢谢。”


  那之后过去了多久?


  气冲云水得掐指算算,才想起来是几年。


  他和账号卡仿佛已经没有太大的联系,所以他很少会感应到郭阳。


  但是他总是会想起吴雪峰。


  那个人说再见,然后没有回头。


  因为有我。


  


  气冲云水轻轻地说:“风雪真大啊。”




10.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


  丫丫个呸!


  兴欣刚报名挑战赛,君莫笑就发现自己能现身了。只可惜也不知道什么鬼条件限制,兴欣只有他一张卡能出来,其他的小伙伴只能眼巴巴地拖他给自家操作者带话,还有要求带花的!!!!


  虽然只是从储物格中拿出一朵花来给小手冰凉的操作者安文逸看一看,君莫笑还是觉得一阵恶寒。但是为了避免被小手这个一言不合就放养的奶妈报复,他也只能忍了。


  天知道,他根本不明白之前某次躺尸是因为小手冰凉水平太菜还是因为自己嘲笑过安文逸手速慢。


  风梳烟沐:“你还是不要明白比较好哦。”


  君莫笑:“……”


  如果小手冰凉不是妹子,他早就把人给揍一顿了。


  安文逸转头问叶修:“我怎么觉得你的账号卡在仇视我?”


  叶修打量了君莫笑一番,评价说:“我怎么记得沐雨他们都能自己换衣服,不穿当前的装备?你换个衣服再出来吧。”


  君莫笑收回花,撑开伞,冷冷一笑:“你XXXXX也知道辣眼睛!你知道我被嘲笑了多少次吗!”


  陈果被君莫笑这气沉丹田的吼声吓了一跳:“你你你真是君莫笑?是叶修的账号卡?”她忧心忡忡地问叶修,“你别跟我说苏沐秋是这个性格……”


  叶修安慰她:“放心,这卡有点变异,下次让沐橙带沐雨过来安慰你。”


  君莫笑:“变异你妹!”


  魏琛绕着君莫笑转了一圈,摸着下巴啧啧几声,果断伸手。


  君莫笑正准备戳叶修来泄愤,虽然不能真碰到,他可以放特效幻想一下也是好的。然而就见到魏琛的手伸过来,他莫名其妙地看过去:“你挡什么路?”


  魏琛理所当然地说:“我的礼物呢?”


  君莫笑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说:“没有!不过迎风布阵让我带句话给你。”


  魏琛遗憾地收回手,闻言很是没精打采地问:“什么?”


  “老子已经抽过索克萨尔了!!超爽的!!!老东西你猴年马月才能跟人家正面刚啊?”


  君莫笑用平板的语气念出了迎风布阵炫耀的话,顺便补充了一句:“我们团队战带治疗,人家就一个人。”


  魏琛大怒,然后哈哈大笑:“抽得好!等老夫马上重返联盟把夜雨声烦和黄少天那小子也给抽了!索克萨尔和喻文州也再抽一顿!”


  君莫笑:“……我回去了。”


  他迅速念完了其他账号卡给操作者的留言,连毁人不倦莫白白莫三兄弟的话都没落下,反倒是莫凡自己吃了一惊。


  他说完就准备走,却被叶修给叫住了。


  “喂,小子。”


  见君莫笑脸色不善,叶修改口:“笑笑?君君?莫莫?”


  君莫笑:“……”他决定回去发帖问《突然觉得自家操作者是个智障该怎么办》。


  叶修笑笑:“算了,就直接喊你君莫笑吧。你见过一叶和沐雨吗?”


  “没见过。”见了就先杀一遍再说。


  叶修有些惊讶:“沐雨跟我说你们见过?”


  “……”君莫笑顿时回想起很久以前,他刚刚醒过来的时候,沐雨橙风那一句:“杀吗?”


  比起沐雨橙风来说,风梳烟沐简直就是天使!还是真妹子好!


  


  荣耀大陆,风梳烟沐、沐雨橙风、一叶之秋、气冲云水四人正在一起喝茶。


  风梳烟沐笑眯眯地跟他们说着兴欣的事,随口对沐雨橙风说:“沐雨,笑笑说你是人妖呢。”


  沐雨橙风笑容不改:“哦?”


  一叶之秋低头喝茶。


  气冲云水看看风梳烟沐,再看看沐雨橙风,决定保持沉默,顺便在内心为君莫笑比了个十字。


  而君莫笑丝毫不知,正在硬邦邦地跟叶修说:“有事快说,没事我走了。”


  叶修遗憾地说:“你这孩子,性格到底像谁啊?”


  一旁的乔一帆感到十分恍惚,心想:为什么我觉得有点像莫凡……


  从某个方面来说,算是一部分的真相。


  君莫笑不想多留,立刻就打算回荣耀大陆去,心想现实如此无聊,为什么夜雨声烦他们会这么喜欢来现实?


  他听见叶修说:“替我问好。我会回来。”


  


  叶修见君莫笑瞪了他一眼就消失了,砸吧一下嘴,转头对陈果说:“君莫笑这是叛逆期?”


  陈果疑惑:“我不知道啊……你对账号卡比较熟吧,他们有叛逆期这一说吗?”


  叶修想了想,开了QQ群问:“账号卡经常实体化的都出来啊,账号卡有叛逆期的说法吗?我家笑笑刚刚出来了,跟我一点都不像啊!”


  忽略一连串的“拜大神”和“笑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家账号卡知道你这样叫他吗?”,黄少天跳出来刷屏:“鬼知道你的笑笑小朋友经历了什么!听说你们兴欣在笑笑的带领下屠了我们蓝雨很多卡啊!敢不敢出来正面PVP!JJC!整队上!”


  “怎么,你要带职业队过来?”


  “滚滚滚滚对付你们这些菜鸟本大爷一只手就能打败你们!随随便便带点训练营的小朋友就能杀你们全队!”


  “呵呵。”


  “少天别闹。前辈,据说兴欣的账号卡包括你的小号们,趁着索克萨尔落单的时候把他杀了三遍,我觉得我们需要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你们家小手冰凉……”张新杰出来发了一连串的点点点,看来也是挺无语,“见到石不转,一边哭着说大大我是你的粉丝,一边趁他签名的时候带人偷袭……”


  “叶神的小号大军才可怕吧!叶神你到底有多少小号?”


  “莫凡的小号也……三胞胎啊他们是!一个毁人不倦就够讨厌的了!突然觉得网游里面那些人不用同时面对这么多小号挺幸福的。”


  叶修翻了半天也没见着什么有用的话,反而是欣赏了自家账号卡的战绩,顿时觉得心满意足,也不怎么在意君莫笑是不是在叛逆期了。


  正要关QQ,就见苏沐橙的对话框跳出来,先是一连串点点点,然后说:“沐雨跟我说了,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叶修纳闷,苏沐橙迅速发过来一个压缩包。他解压之后就见到里面都是截图,全部点开看了一遍之后,叶修悠悠地叹了口气:“唉……”


  兴欣众人都凑过来看,陈果抢先夺过鼠标,开始一张张翻,翻完之后,所有人都是同一种表情:不知道是该怜悯还是该笑。


  


  【第一篇关于君莫笑的报道,和下面的评论】


  【平原上,一个君莫笑在跑,身后一群杀气腾腾的人在追,追杀者之间居然还有人举着“一叶之秋后援团”的牌子】


    【各个大城发出的君莫笑(及兴欣团伙)通缉令】


  【君莫笑发的贴子:《有一个全大陆最嘲讽的操作者是什么体验》


  《如何从一万人的追杀中逃跑》


  《如何从一百万人的追杀中逃跑》


  《如何从全大陆的追杀中逃跑》


  《当你的同伴是手残、哑巴、XX等特殊人群,怎样养活一家N口》


  《如何反杀蓝雨的话唠和手残们》


  《如何杀死你的兄弟姐妹》


  《理性分析:在无法伤害现实的情况下,怎样对你的操作者造成最大的伤害》】


  


  兴欣众:“……”


  简直是魔幻的血泪史。


  陈果拍了拍叶修的肩膀,也叹口气,走了。


  魏琛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跟着叹口气,大笑着走了。


  乔一帆:“前辈……你喝水吗?”


  叶修摆摆手,让他们自己训练去了。苏沐橙发过来一个哭的表情:“我也不知道沐雨和一叶会这样对笑笑QAQ ”


  “没事,他们也没对君莫笑做什么,不就是没管他么。他是账号卡,又不是小孩子,你不用担心。”


  “是吗_(:з」∠)_ 我会让沐雨回去帮帮笑笑他们的,不过一叶好久没出来了,我找不到他。”


  叶修沉默了一下,敲字:“你不用担心。”


  “好。我不担心。啊!!!!!”


  苏沐橙突然连敲了一连串的感叹号,叶修问:“怎么了?”


  那边却没回话。过了好一会儿,苏沐橙才说:“刚刚笑笑跑去嘉世了!你等等哦。”


  说着,苏沐橙发过来一段视频,君莫笑依旧是一身头重脚轻的奇怪打扮,和现身时不同的时,此时他的身上沾满了血,身后跟着兴欣的职业队和一连串小号们。


  说是到了嘉世,其实他是站在城墙下,对着上方大喊:“我来带话!我也不知道那家伙要找谁问好,觉得自己该听的就自己听着!”他“唰”一下拿出来一个喇叭,大喊:“我会回来的!”


  说完没等城里的人反应过来,立刻领着一群人飞一般地跑了。


  “噗,笑笑好可爱啊。你让他去嘉世说的吗?”


  叶修有些哭笑不得:“我就随口那么一说,他跑嘉世去,还嫌自己死的次数不够多?”


  “没事,我让沐雨去跟嘉世账号卡们说一下,他们也不会跑去追的啦。不过沐雨给我传了这么多图和视频,估计得睡上好一阵子了,最近应该都没法去看笑笑了。”


  “让沐雨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很快就能见面了。”


  苏沐橙使劲点头,想到叶修看不见,急忙发了个微笑的表情,说:“嗯!决赛见!”


  “决赛见。”


  


  叶修关上聊天窗,站起来,摸了摸口袋,没烟了,索性起身出门买烟。在门口见到陈果,陈老板还在担心“笑笑性格扭曲该怎么纠正”。叶修也不打算对陈老板多余的母性说些什么,随口附和了几句就走了。


  他买完烟往回走,看到嘉世的大门,想起那场大风雪中向他道别的账号卡们,不由得笑了笑。


  他抬头,吐出烟圈,有些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拔腿往回走。


  正是好天气。




---------------TBC-----------------



评论

热度(52)

  1. 天然卷都是好人春酒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傾-一隻浪到飛起的汪!春酒 转载了此文字
  3. 旒0_0漪春酒 转载了此文字